Insights

公益项目也要“傍名牌”?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

Date: 2021-06-17
Views: 1


文 | 徐巧月 胡琼月


近几年,社团、基金会、民非等社会组织蓬勃发展,他们在社会公益事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很多社会组织运作多年后,已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化、专业化的品牌服务和项目,这些项目往往有固定的名称,服务的流程、领域、对象等都相对固定,项目周期化运作,但基本已延续多年。


随着社会组织注册量的剧增,社会组织在各个细分领域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笔者近期关注到,社会组织之间亦出现了“傍名牌”的现象,在某些领域有了一定影响力的社会组织,或者其某些特色品牌项目,被其他社会组织“借用”甚至“滥用” 的情况,而被傍名牌的机构,对这种现象的法律定性,以及如何维权存在困惑。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就本文而言,最直接相关的规定是:第一编第三章第三节对“非营利法人”,确立了公益性社会组织的法律地位;第一千零一十三条,确立了包括非营利法人在内的法人及非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并依法有权决定使用、变更、转让,或者许可他人使用自己名称。对于营利性法人而言,“傍名牌”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规范的领域。然而,公益性社会组织天然具有“非营利性”的特征,是否可以直接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呢?


笔者认为,公益性社会组织亦可以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来维权,“非营利性”的特征不妨碍其作为《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经营者”。以民非组织为例,在处理公益性项目“傍名牌”维权时,可以从三个纬度(方向)来考量:


问题一、民办非企业单位是否可以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


《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第二条,对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定义是“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因此,“非营利性”性质的民办非企业单位是否可以成为《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的“经营者”,就成为了疑问。


《反不正当竞争法》历经2017年、2019年两次修改后,第二条第三款将“经营者”的定义改为从事商品生产、经营或者提供服务(以下所称商品包括服务)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删除了之前条款中的“营利性”,扩大了“经营者”的范围。尽管有案件当事人依旧可能将“营利性”作为抗辩理由,但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立法目的来看,“经营者”的范围不应进行狭隘理解,在不违反解释原则的情况下应进行扩大解释,使《反不正当竞争法》尽可能适用。民办非企业单位的“非营利性”,主要体现在设立目的具有公益性、从事的活动不以营利为目的、不向出资人进行分红及收益分配等。民非组织在打造品牌项目的时候,需要付出人力物力的成本。民非组织的资金来源主要有接受捐赠、举办者出资、承接公益项目等,为了机构的正常良性运转,在提供社会服务的过程中,可能存在部分收费的项目,收费行为本身并不违背“非营利性”原则。


《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经营者”的范畴,应从普遍意义上去理解,民非组织以项目的形式提供社会公益性服务,自然可以落入“提供服务的法人组织”的范畴。


当认定民办非企业单位也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的“经营者”后,如果同时还能确定品牌“傍名”者与所有者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就能够认定其“傍名”行为应受《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如果品牌“傍名”者与所有者提供的服务具有明显的可替代性,存在对特定交易机会、交易人群的争夺,形成了此消彼长的市场份额占有格局,就应当认定为相互间成立竞争关系。而这种竞争关系,亦不以是否最终“营利”衡量,换言之,竞争的目的,可以不以营利为目的。比如:上海某区,每年有一固定的家政类项目服务,区内有5家民非组织均可以提供这类项目服务,该区域内服务对象是固定的范围,每年能够获取项目支持的,限定为2家。此时,这5家民非组织就该类项目之间,就存在竞争关系。


问题二、项目名称符合什么条件可适用《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6条规定,有一定影响的企业名称(包括简称、字号等)、社会组织名称(包括简称等)、姓名(包括笔名、艺名、译名等)都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名称范围。


在此,我们需要进一步讨论的是项目的名称可否受到如企业或社会组织的名称字号同等程度的保护?


依照《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三条规定,笔者认为“非营利性法人”的名称权可做扩展理解,除了民非登记的机构名称外,基于民非机构衍生出的项目名称,亦应该享有“名称权”。当然,项目名称需要符合一定的条件,笔者认为,可以从这几个方面参考:首先,该项目名称不能是叙事性描述或通⽤名称,必须具备⼀定的显著性与可识别性,能够使公众可以区分具体服务来源;其次,该项目名称必须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为相关公众所知悉,以使得该项目名称与该项目产生指向性联系。如满足上述条件,笔者认为项目名称也可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


问题三、什么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判断什么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应综合考虑侵权人主观上是否存在故意以及客观上是否存在不正当竞争的行为,如造成公众混淆、虚假宣传、不当附奖赠促销、商业诋毁行为等。“傍名牌”最容易涉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就是在现实中造成公众混淆。


就司法判例而言,在某一涉及双方均为民非组织的不正当竞争案例中,被告未经授权在门店外墙悬挂了“原告心理咨询”的店招,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认为从主观因素考虑,原告与被告的营业地在同一法院辖区的同一地域内,相距不远,且均向公众提供心理咨询服务,彼此之间不可能互不知晓,应认定被告存在主观上的故意;从客观因素考虑,被告未经许可使用与原告字号内容相同的商业标识,直接造成相关公众对心理咨询服务的来源发生混淆,误认为原告、被告之间具有密切联系,违反了《不正当竞争法》第6条。综合考虑主客观因素,法院认为被告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就实践中社会组织的项目服务而言,举个例子说明。比如,某个项目的服务对象是某街道7-12周岁的患有某种疾病儿童(固定人数约20人左右),该街道每年开展该项目的机构限定不超过2家。其中,有一家民非组织A自2008年起,便使用“某某守护计划”为项目名称,至2018年已有固定的流程和服务模式,对外具有高度识别性。2019年起,民非组织B亦使用“某某守护计划”为项目名称,在该街道区域内开展类似项目,服务对象和流程均与民非组织A相似,最终导致公众误以为民非组织B开展的“某某守护计划”项目就是民非组织A开展的同一个项目。并且,民非组织A实际服务对象出现转移和减少的现象。那么,笔者认为,AB之间就该类项目构成了竞争关系,并且民非组织B的行为,已经构成不正当竞争。


除了造成公众混淆外,如果使用知名品牌作为自己的项目名称,并在宣传中夸大了其与品牌之间的联系并以此获利,使公众产生不合理的期待,欺骗、误导公众,还可能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下的虚假宣传。


综上,笔者认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在进行经营活动时,如果将自己的项目以另一个在区域内已经形成一定知名度的企业、品牌或项目的名称命名且该行为可能造成不正当竞争,也应该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制。而以上分析的逻辑,同样适用于其他公益性社会组织。


联系我们

微博:普世万联律频道

电话:021-52988666

传真:021-62317688

官网:www.pushiwanlian.com

邮箱:pushi@pushiwanlian.com

地址:中国上海市云岭东路89号长风国际大厦4层

邮编:200062

公益项目也要“傍名牌”?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

Share:
Top
Related information
2022 - 07 - 13
文 | 刘斌律师 高级合伙人笔者按:进入7月以来,多地开启了“蒸烤模式”。今天上午8点,上海发布了高温橙色预警信号;11时55分,更新高温橙色预警信号为高温红色预警信号;14时30分,上海中心城区最高温达到40.9℃,追平了上海自1873年有气象记录以来的史上最高温纪录。由于夏季高温天气导致从事户外作业的劳动者中暑甚至死亡的事件时有发生,给劳动者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造成了严重损害。在复工复产的关键阶段,如何加强高温作业、高温天气作业的劳动保护工作也成为了社会各界共同关注的重要问题。高温难耐!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应该关注哪些与防暑降温相关的劳动法律问题呢?一、什么是高温作业?高温作业,是指有高气温、或有强烈的热辐射、或伴有高气湿(相对湿度≥80%RH)相结合的异常作业条件、湿球黑球温度指数(WBGT指数)超过规定限值的作业。二、如何界定高温天气和高温天气作业?高温天气,是指地市级以上气象主管部门所...
2022 - 07 - 08
文 | 陈一痕律师 陆梦慰律师 陈梓源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一、事件回放近日,五位女明星在一档综艺节目中演绎台湾歌手郑智化作词、作曲并演唱的经典歌曲《星星点灯》时,为了贴合其甜美活泼形象,对歌曲重新编曲,改变了歌曲风格,并修改了部分歌词,将原歌“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再也看不见”改成“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总是看得见”。因改编后的表演令观众耳目一新,五位女明星拿下了该场“公演”第一名。郑智化知晓后,通过微博表达了歌词被改的“震惊、愤怒和遗憾” 。由此引发网友热议。 网友除了对表演者的肯定外,也有部分网友表达了对郑智化的不理解。一是,网友猜测,综艺节目中能够表演《星星点灯》,一定是得到了版权方的许可,为了配合舞台演出的需要,也一定获得了改编歌曲的授权。而且,郑智化既已经出售了版权,那又有什么立场来表达不满呢?二是,原歌词创作于三十年前,五位歌手修改后的歌词更积...
2022 - 02 - 10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 导   言 在社交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微信已成为人际沟通最主要的渠道之一,与此同时,微信聊天记录也越来越普遍地作为证据出现在各类民事诉讼中。那么应当如何准备和提交微信聊天记录才能形成合格的民事诉讼证据呢?本次笔者就与大家共同探讨微信聊天记录作为民事诉讼证据需要注意的若干问题。 一、聊天记录的完整性 当案件需要将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时,很多当事人都会把案件所需要的某一段聊天记录截图,并将上述截图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但却忽略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的部分特点。首先,微信聊天记录的形成与我们日常所见的合同等书面文件存在极大的不同,就在于微信聊天是人们生活与交流的片段记录,并非人们因为某特定事宜而专门组织语言并书面形成的约定。因此,如果要想让微信聊天记录真正发挥足够的证明作用,应当要结合上下文乃至全...
2022 - 02 - 10
文 | 董美根 陆梦慰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律师注:鉴于篇幅,“反不正当竞争视角下的青花椒案”系列文章将分两篇刊发,(一)主要分析青花椒案的商标权有效性及保护范围的问题;(二)则主要从被告及公众角度来看,商标的使用是否构成侵权。我们将于今日下午推出下篇,敬请关注! 案情简介 原告上海万翠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第43类餐厅、饭店等服务上受让或注册了三个商标,分别为:第12046607号商标(见图一)、第17320763号商标(见图二),第23986528号商标(见图三)。目前三个商标处于有效状态。 图一图二图三成立于2021年5月21日的被告温江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店,在店招上使用“邹鱼匠 青花椒鱼火锅”字样。其中,“邹鱼匠”为火锅店经营者注册的第54776844号注册商标,商标专用权有效期为2021年10月21日至2031年10月20日,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3类,...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