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s

聊聊民法典时代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Date: 2020-08-18
Views: 21


文 | 陈晓霞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律师


导   言


在笔者眼中,结婚就好比开办企业,男女双方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结婚登记,两人作为合伙人,成立“合伙企业”,以夫妻名义开展家庭婚姻经营活动,如果婚姻双方经营的好,那自然是细水长流,但也会存在经营不善,导致婚姻“破产”,进入离婚阶段的情况。


众所周知,离婚的途径就两条:一条是双方协议离婚,商量好了之后一同去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用结婚证换离婚证就结束了;另一条就是诉讼离婚,双方对于离婚或者离婚相关事宜处理意见无法达成一致时,想离婚的一方可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


今天笔者就跟大家来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01  想登记离婚,立马分道扬镳?No!请先静静!


民法典颁布后,关于婚姻编的部分,最产生热议的法条就是民法典第1077条【离婚冷静期的期限及法律效果】。婚姻双方登记离婚时需要经历离婚冷静期,即提交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冷静30日及前述期限届满后,双方还需在30日内亲自前往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两个30日内,任何一方反悔,则前功尽弃,无法成功离婚。


笔者相信两个30日,大家已耳熟能详,在此不再过多赘述法条。关于这一点,比起向大家阐述法条,我更想探讨的是为何法律要设定“离婚冷静期”?在笔者看来,离婚冷静期的意义大致如下:


一定程度上减少冲动离婚的现象,并在更大程度上保证离婚意思表示的真实性。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思想不断开化,近年来闪婚闪离现象层出不穷,很多婚姻当事人因为一时气愤,在未考虑清楚后果的前提下,就仓促前往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手续,结束婚姻关系,导致之后出现一系列的问题难以收场。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在中国,离婚很大程度上不仅仅是双方身份关系的改变,更是牵涉到双方身后的原生家庭、财产分割、子女抚养等等一系列的问题。然而,基于婚姻双方当事人在智力水平、社会经验、家庭背景等方面存在差异,有很大可能会在对于离婚及离婚所带来的法律后果认知上存在偏差,因此为了保证当事人意思表示的真实,所以法律上设置了冷静期,让打算离婚的当事人有缓冲的时间去仔细地思考如何处理因离婚产生的种种问题。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02  因感情不和分居必须满两年才能判离?No!民法典时代存在分居满一年也准予离婚的情形。


与婚姻法第32条相比,民法典第1079条,增加了一条准予离婚的情形,即“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双方又分居满一年,一方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应当准予离婚。”


这一规定的增加,笔者认为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离婚案件中,一方为了离婚再次起诉时,另一方当事人依然坚决不同意,法官慎重起见,久调不判的问题,进一步保证了当事人的离婚自由。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在此笔者请大家注意,分居满一年法院判决准予离婚的情形是有适用前提的,就是当事人必须曾向法院提起过离婚诉讼并且获得了不准离婚的判决文书之后,双方又分居满一年,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时,法院才会支持当事人离婚的诉求。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03  离婚后子女抚养权的“2”、“8”规则。


与婚姻法相比,民法典第1084条【离婚后子女的抚养】更加人性化地规定了子女抚养权归属的判定,将由母亲直接抚养为原则的孩童年龄从原本的“哺乳期内”延长为“不满两周岁”,即除非母亲存在不宜抚养子女的情况,否则不满两周岁的子女,原则上跟随母亲共同生活,由其抚养。除此以外,还增加了“子女已满八周岁的,应当尊重其真实意愿”的规定。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上述法律规定的改变,即考虑到了成长初期婴孩在心理和生理上,相比父亲而言,对于母亲有更大依赖性的情况,同时也考虑到年满八周岁的孩子已具有一定的自主意识和认知能力,为了更好地保障儿童权益,有利其健康成长,在抚养权的确定上,立法给予了子女话语权。


对于已满两周岁的子女抚养权,法律规定由父母双方协议确定,协议不成的,由法院根据双方的具体情况,按照最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的原则进行判决。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04  离婚时,不能欺负老实人!付出较多义务的一方可向另一方主张经济补偿。


依据婚姻法第40条之规定,只有在夫妻书面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时,因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付出较多义务的一方,离婚时才有权主张经济补偿。但是依据我国国情来看,绝大多数都是共同财产制,极少有夫妻会书面约定家庭财产采取分别财产制,因此,这一条法律基本算得上是形同虚设。


因此,民法典第1088条取消了需以夫妻书面约定分别财产制为经济补偿制度适用条件的规定。通俗一点来说,民法典生效后,只要是对家庭家务付出更多贡献的一方,在离婚时都可以向对方主张一定的经济补偿。


但笔者认为民法典第1088条的规定,对于双职工家庭而言,的确是保障了多照顾家事一方的权益,然而对于非双职工的家庭可能又存在有失公平的问题。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举例来说明,如果一个家庭的生活模式就是一方主外工作赚钱养家,一方主内全职在家照顾家庭,那么在离婚时,主内的一方要求主张经济补偿,笔者认为对于主外的一方是不公平的。理由是,对于主内的一方,抚育子女、照料老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事宜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工作内容,与双职工家庭的区别无非就是一方的战场并非是职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离婚时在分得了夫妻共同财产之后,全职在家的一方还要再行使经济补偿权,笔者认为有失公允。因此,未来是否会在民法典第1088条的适用上进行限制性的解释,让我们拭目以待。


聊聊民法典时代中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文中配图均源于网络


联系我们

微博:普世律频道

电话:021-52988666

官网:www.pushipartners.com

邮箱:pushi@pushipartners.com

地址:中国上海市云岭东路89号长风国际大厦4层

邮编:200062

聊聊民法典时代与离婚有关的那些事儿

Share:
Top
Related information
2021 - 11 - 04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导   语在如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各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其中不少公司的经营管理方式更是别出心裁。在近期处理的案件中,笔者发现:部分公司股东之间存在着约定承包经营以及收取固定收益的情况。就此类情形中蕴含的若干法律问题,笔者在此与大家分享(本文所讨论的公司限于有限责任公司):一、什么是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承包经营属于企业管理机制的一种,在我国成立的公司中,有部分股东在公司内部的经营管理上就采用了承包经营的方式,如,A、B分别为甲公司的股东,公司成立后,A与B签订协议约定,由A对甲公司实施整体承包经营,承包经营期间,B不再参与甲公司的经营管理。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的同时,往往还会一并达成有关固定收益的约定,例如,在刚才的情形中,A与B还约定,承包经营期间,甲公司不再进行分红,所以盈亏均由A独自承担;同时,A每年不论盈亏向B...
2021 - 10 - 21
作者 | 普世万联财税专委会执笔人 | 陈刚律师 合伙人 财税专委会主任前   言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前期在郑爽偷逃税案件检查过程中,发现张恒帮助郑爽偷逃税款并依法进行立案检查。税务部门检查发现,张恒作为郑爽参演《倩女幽魂》项目的经纪人,策划并操作了约定片酬的合同拆分、“掩护公司”设立等事宜,确实存在帮助郑爽逃避履行纳税义务的行为,因此依法对其进行处罚。10月18日,上海市税务部门通报了对张恒帮助郑爽逃税的处罚结果。至此,轰动一时的“郑爽逃税案”基本告一段落,该案的处理结果凸显了国家税务部门将持续保持税收监管力度的决心。(相关报道,截自“央视新闻”)从官方通报的案情来看,张恒通过设计拆分片酬,由制片方对郑爽实际控制公司以“增资”的形式支付“天价片酬”,帮助郑爽偷逃税款。估计张恒们当时肯定为发明这个所谓的“税务筹划”方案而沾沾自喜,却不想今日为突破法律底线而付出代价。涉...
2021 - 10 - 18
导    言协议离婚有哪些要素?不要孩子可以离婚吗?诉至法院会如何处理?经普陀区妇联指导、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支持,普陀区妇女儿童活动指导中心自2020年3月起,陆续刊登了由我所合伙人徐巧月律师主讲的关于婚姻家庭、妇儿维权普法小课堂的系列推文,所有内容均为原创,旨在普及法律常识、鼓励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今日转载第二十二期,敬请关注!第二十二讲故事摘要:(点击此处查看视频)江程有个朋友叫江俊与小彩于2015年登记结婚,2018年生育了儿子小江。现在,由于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夫妻俩经常争吵,矛盾越来越大,双方都同意离婚,但都不愿意亲自抚养儿子。江俊觉得,自己工作繁忙,经常加班出差,父母年龄偏大,没法带孩子。小彩觉得这是男孩子,跟着父亲更有利于成长,自己的父母又都不在这个城市,没法带孩子。(故事内容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问  &...
2021 - 10 - 12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拖欠工程款始终是施工单位在自身发展道路上一大“绊脚石”。为了更好解决这一问题,也为施工单位开拓解决思路和扩展操作空间,我国法律规定了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从而为解决拖欠工程款的问题。笔者在本文中与大家谈一谈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及其适用的部分法律问题。一、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定义与性质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通常是指承包人对工程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所得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该权利优先于一般债权。对此,《民法典》第八百零七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根据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对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法律性质,目前学界较主要的观点有三种,分别为留置...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