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s

案例分享 | 没领证就不算?生前照顾颇多,可分得遗产吗?

Date: 2020-03-08
Views: 21

文 | 徐巧月,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注 | 本文基于笔者代理的一起女性依法分得同居男友部分遗产的案例撰写,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情节略有改动。


案情简介


陈梅(女)和罗奚(男)都是离异单身,2012年开始谈恋爱,但一直没有领取结婚证。罗奚因患慢性疾症,身体一直不好,在2013年至2017年期间,多次住院治疗,几次住院病案资料有陈梅为罗奚 “妻子”的记载。2017年4月,罗奚因病在医院去世,罗奚生前无子女,母亲十几年前已去世,父亲健在但长年在敬老院,需要看护护理。罗奚去世后,陈梅将保管在自己处的罗奚的9张银行卡移交给罗奚家属(罗奚姐姐罗芳,哥哥罗岗),交接单据载明了银行卡卡号及余额。


2017年7月,罗奚父亲罗六起诉到闵行区法院,要求陈梅归还罗奚生前被取走的银行存款20余万元,陈梅于2017年9月收到诉状副本。陈梅自述与罗奚为同居恋人关系,生前一直照顾罗奚,在罗奚最后一次住院期间,罗奚交代自己保管好家里财物,并要求其取走20万元,余下财物死后交给哥哥罗岗。于是陈梅持罗奚的银行卡,向自己的银行卡转账20万元。另有2万余元取现后用于罗奚生前花销及死后丧葬等费用。


案件审理中,法院对原告罗六进行了民事行为能力鉴定,经鉴定认定其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后经合法指定罗芳为法定代理人。笔者作为陈梅的代理人,走访了罗奚生前的工作单位,向其同事及处理后事的人员了解罗奚生前与陈梅的关系。同时,向法院申请调查令,调取了罗奚生前多次住院病案记录。经庭审质证和问询,闵行法院最后认定陈梅与罗奚生前关系密切,以继承人之外对被继承人照顾颇多为由,判决陈梅可分得罗奚部分遗产。


主要做法


在这个案件中,笔者作为被告陈梅的代理人,对于收集能够证明其与罗奚生前的“同居关系”、“照顾颇多“的证据,深感难度系数略高。基于当事人的信任和配合,我主要做了以下事项来维护她的合法权益:


一、申请对原告罗六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以确认本案的诉讼是否为其本人意思表示。


因为罗六年事已高,而且近年有中风病史,长期居住在敬老院,需要人照顾,开庭时本人无法到场,由其女儿罗芳及代理律师到场。所以,我们对罗六的行为能力产生了怀疑,在第一次庭审中提醒法庭查明,也是为了确保庭审和判决能够有效。此后,经司法鉴定,确认罗六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并经居委会指定罗芳为法定代理人。


二、实地走访罗奚生前的单位,向其同事和相关人员了解情况。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他们在罗奚生前共同居住的小区属于单位集体宿舍,没有居委会可以开证明。在实地走访死者生前单位、接触其同事的过程中,我也感受到几乎没有采集到书面证据的可能性。尽管大家在交谈过程中都是认可罗奚生前与陈梅关系密切,像夫妻一样进进出出,罗奚死后在单位办理的治丧仪式也是陈梅申请操办,死后房屋退租等手续都是陈梅代办的,但是对于出庭作证或者提供相应证据,都没有人愿意,保管相关档案材料的单位也不愿主动配合提供。


三、向法院申请调查令,调取罗奚生前几次住院病案资料,资料显示罗奚将陈梅填入“妻子”一栏。


这一组证据在整个案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尽管原告代理人一直否认陈梅与罗奚的关系,罗奚的姐姐罗芳也不承认与陈梅相识,甚至说陈梅溜进重症监护室偷走了罗奚随身的手包和现金,但是对于几年来罗奚住院均将陈梅记载为“妻子”的事实,原告即使狡辩也难以否认。尽管这一证据不能直接证明陈梅与罗奚之间的准确关系,但也能比较大程度地反应陈梅与罗奚生前关系密切,她在罗奚住院期间,承担了联系人和陪护人的责任。


四、在庭审中,关于陈梅与家属之间的往来、银行卡等财物的交接等,对原告进行提问质询。


庭审中,罗芳首先否认自己认识陈梅,也否认罗奚与陈梅来往密切,但是在细节处又暴露自己手机存有陈梅的号码,在罗奚最后一次住院期间都有联系陈梅,同时无法解释一个陌生人保管罗奚银行卡的合理原因。所以在庭审中,我通过罗芳陈述相互矛盾及证据指向疑点对罗芳进行提问质询,用以佐证陈梅与罗奚生前关系密切,家属也是明知的。


律师提醒


这个案件的一审判决,经办人充分考量了双方庭审的陈述和提交的证据,运用正常的生活逻辑,最终判决陈梅可以分得死者部分遗产,是一次相对成功的妇女维权案例。


实际上,如果这个案件是陈梅作为原告主动提出要求分割遗产的话,在实践中被驳回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如今,有很多人会选择不领取结婚证而同居相伴,但是,当同居关系不欢而散后同居财产的分割,或者同居过程中一方去世后遗产的分割,都很难处理。同居关系的证据难以收集,死者家属也常不能认可。如果在同居期间能够对财产作出协议,或者双方有遗嘱意识,将更有利于避免纠纷的产生或者后期纠纷的解决。


当然,这个案例中,原告代理人提出了保护老年人的说法,我在代理过程中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本案的原告,也就是死者的父亲,几次中风,长期卧床,确实需要获得良好的治疗和陪护。然而,死者的遗产加上死后获得的其他补偿数额并不少(本案涉及的遗产数额大约仅为所有财产的三分之一),原告还有另外两个子女,可以赡养老人。所以说,老人的合法权益,不会因为陈梅分得很小一部分遗产而受到损害。我们在弱势群体权益保护的过程中,也需要平衡各方合法权益,并非一刀切。

Share:
Top
Related information
2021 - 11 - 04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导   语在如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各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其中不少公司的经营管理方式更是别出心裁。在近期处理的案件中,笔者发现:部分公司股东之间存在着约定承包经营以及收取固定收益的情况。就此类情形中蕴含的若干法律问题,笔者在此与大家分享(本文所讨论的公司限于有限责任公司):一、什么是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承包经营属于企业管理机制的一种,在我国成立的公司中,有部分股东在公司内部的经营管理上就采用了承包经营的方式,如,A、B分别为甲公司的股东,公司成立后,A与B签订协议约定,由A对甲公司实施整体承包经营,承包经营期间,B不再参与甲公司的经营管理。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的同时,往往还会一并达成有关固定收益的约定,例如,在刚才的情形中,A与B还约定,承包经营期间,甲公司不再进行分红,所以盈亏均由A独自承担;同时,A每年不论盈亏向B...
2021 - 10 - 21
作者 | 普世万联财税专委会执笔人 | 陈刚律师 合伙人 财税专委会主任前   言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前期在郑爽偷逃税案件检查过程中,发现张恒帮助郑爽偷逃税款并依法进行立案检查。税务部门检查发现,张恒作为郑爽参演《倩女幽魂》项目的经纪人,策划并操作了约定片酬的合同拆分、“掩护公司”设立等事宜,确实存在帮助郑爽逃避履行纳税义务的行为,因此依法对其进行处罚。10月18日,上海市税务部门通报了对张恒帮助郑爽逃税的处罚结果。至此,轰动一时的“郑爽逃税案”基本告一段落,该案的处理结果凸显了国家税务部门将持续保持税收监管力度的决心。(相关报道,截自“央视新闻”)从官方通报的案情来看,张恒通过设计拆分片酬,由制片方对郑爽实际控制公司以“增资”的形式支付“天价片酬”,帮助郑爽偷逃税款。估计张恒们当时肯定为发明这个所谓的“税务筹划”方案而沾沾自喜,却不想今日为突破法律底线而付出代价。涉...
2021 - 10 - 18
导    言协议离婚有哪些要素?不要孩子可以离婚吗?诉至法院会如何处理?经普陀区妇联指导、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支持,普陀区妇女儿童活动指导中心自2020年3月起,陆续刊登了由我所合伙人徐巧月律师主讲的关于婚姻家庭、妇儿维权普法小课堂的系列推文,所有内容均为原创,旨在普及法律常识、鼓励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今日转载第二十二期,敬请关注!第二十二讲故事摘要:(点击此处查看视频)江程有个朋友叫江俊与小彩于2015年登记结婚,2018年生育了儿子小江。现在,由于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夫妻俩经常争吵,矛盾越来越大,双方都同意离婚,但都不愿意亲自抚养儿子。江俊觉得,自己工作繁忙,经常加班出差,父母年龄偏大,没法带孩子。小彩觉得这是男孩子,跟着父亲更有利于成长,自己的父母又都不在这个城市,没法带孩子。(故事内容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问  &...
2021 - 10 - 12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拖欠工程款始终是施工单位在自身发展道路上一大“绊脚石”。为了更好解决这一问题,也为施工单位开拓解决思路和扩展操作空间,我国法律规定了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从而为解决拖欠工程款的问题。笔者在本文中与大家谈一谈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及其适用的部分法律问题。一、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定义与性质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通常是指承包人对工程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所得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该权利优先于一般债权。对此,《民法典》第八百零七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根据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对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法律性质,目前学界较主要的观点有三种,分别为留置...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