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s

从长生生物案看投资者权益保障的困境

Date: 2018-08-07
Views: 60

从长生生物案看投资者权益保障的困境

作者:杨旭

近期,长生生物案在全国发酵,迅速成为举国关注的焦点,疫苗问题引发了从总书记、国家总理到普通百姓的高度关注。

据报道,长生生物存在如下违法事实: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公司生产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经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检验结果【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应该劣药论处。国务院调查组公布:“该企业为降低成本、提高狂犬病疫苗生产成功率,违反批准的生产工艺组织生产,包括使用不同批次原液勾兑进行产品分装,对原液勾兑后进行二次浓缩和纯化处理,个别批次产品使用超过规定有效期的原液生产成品制剂,虚假标注制剂产品生产日期,生产结束后的小鼠攻毒试验改为在原液生产阶段进行。”目前,长生生物的董事长及相关人员已经被刑事拘留,等待刑事审判,罪责难逃。

 

事发之后,公司股价一落千丈,投资者的权益受到严重损害

7月15日公司发布药监局处罚公告,当天股价开始下挫,随后公司股价连续跌停,公司连发股价异动公告,股价从事发前7月13日的24.45元,连续十二个交易日跌停,8月7日已经跌至7.42元,而且这一下跌趋势还在继续。

企业造假,违背道德、社会责任,真相被揭露时,股价暴跌。不仅被注射疫苗类产品的消费者,尤其是儿童成为受害者,同时股票市场的中小投资者也成为另一批受害者群体。日前,有一批中小投资者聚集维权,如不妥善处理会成为社会群体事件。

 

从长生生物案看投资者权益保障的困境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2018年8月7日访问)

 

特别是,证监会为了加大打击力度,为长生生物量身修订了退市规则

案发之后,退市的呼声不绝于耳,证监会发出关注函并介入调查,修订了《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增加了退市条件:“对重大违法公司实施暂停上市、终止上市。上市公司构成欺诈发行、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或者其他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的,证券交易所应当严格依法作出暂停、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的决定。”公司退市毫无悬念。退市表面上惩罚了公司及其大股东,但是实际上受损失最直接的是公司的全体投资者。退市之后,长生生物的投资者损失惨重,甚至血本无归,这种情况下,如何保护投资者权益?有何法律依据?

现有法律框架下,投资者可依据《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损害股东利益的,股东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相关人员,维护自身权益并要求赔偿损失。

另外,由于上市公司隐瞒真相,导致投资者损失,也可适用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制度。我国2002年12月颁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证券民事赔偿案件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若干规定》)司法解释,对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进行明确规定,至今全国已经审理了百余起此类案件,一旦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违法,投资者可以委托证券维权律师提起民事诉讼。本案中,公司隐瞒违法生产疫苗违法违规等信息,公司未披露的违法犯罪行为属于重大事件,是中小投资者不知悉且有可能影响其买卖判断、且与股票价值有关的重要事实,欺骗和隐瞒投资者。

但是,就我国现行的证券虚假陈述诉讼的法律、法规和审判实践来看,本案与其他证券虚假陈述案之间是存在本质区别,虚假陈述的案由对投资者保护存在局限性。

首先,本案违反的不仅是上市公司要遵守的信息披露制度,其行为程度更加严重,涉嫌刑事犯罪。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是特殊侵权案件,行为人违反的是资本市场的信息披露规则,在证券发行阶段违法信息披露制度构成欺诈发行;或上市公司在日常运行过程中信披违法,常见的是对财务报表进行篡改,即财务造假,或者定期报告问题、关联交易未披露、重大担保未披露、重大遗漏等,而本案的欺诈行为更为严重,是生产产品质量问题,危害社会公共利益,危害公众人身生命安全,性质极为恶劣,尽管是可能影响投资者决策并影响股价的重大信息,公司绝不敢、也不会对此进行披露。


从长生生物案看投资者权益保障的困境

 证券虚假陈述行为的主要类别及比例

 

其次,如适用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需要对现有虚假陈述类型做扩大理解。根据《若干规定》,现有虚假陈述的四种类型为: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重大遗漏和不正当披露信息。虚假记载,是指信息披露义务人在披露信息时,将不存在的事实在信息披露文件中予以记载的行为;误导性陈述,是指虚假陈述行为人在信息披露文件中或者通过媒体,作出使投资人对其投资行为发生错误判断并产生重大影响的陈述;重大遗漏,是指信息披露义务人在信息披露文件中,未将应当记载的事项完全或者部分予以记载;不正当披露,是指信息披露义务人未在适当期限内或者未以法定方式公开披露应当披露的信息。而反观本案,长生生物隐瞒的是违法信息,这不仅是对信息披露制度的违反,行为人违反安全生产规则制造劣质疫苗,更是对公司诚信经营义务的违反,他们不可能对这些行为进行信息披露。为了打击这一行为,可以将之理解为广义的误导性陈述,故意隐瞒真相,误导和欺诈投资者。

再次,这一诉讼对本案投资者的保护存在局限性。表现在:其一,这一诉讼方式规定特定的日期,即虚假陈述的实施日、揭露日(更正日)与基准日,投资者需要证明买入及卖出的时间点符合法律规定;其二,这一诉讼投资者可以主张和获得的是投资差额损失,在市场恐慌心理急剧增加下,投资者无法短期卖出的情况无法有力保护;其三,本案如进入到审理阶段,实施日、揭露日等重要时间点的认定会存在困难,如果公司退市,基准日为退市前一个交易日,即如果现在诉讼尚存在投资者损失认定上的不确定性。其四,投资者需要为维权支付律师费和诉讼法等,投资者的维权成本较高。

为了避免此类案件的再度发生,法律有必要增加违法上市公司的惩罚力度及其对投资者的赔偿力度,建立制度化的投资者损失赔偿渠道,采用多元纠纷解决机制,以投资者时间和经济成本低为原则。为此,笔者提出如下建议:

1、进一步健全和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建立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分类和分级管理制度,进行差异化披露。对特殊企业的信息披露制度做更加严格的要求,如对负有公共利益、公众健康安全责任的公司需定期披露生产质量情况和上级部门检查的结果;如可能危害环境安全的企业要定期进行环境污染检测指标的报告。

2、建立惩罚性赔偿机制。在证券虚假陈述中增加一类:隐瞒违法犯罪信息,并将之作为单独的一类虚假陈述行为,规定更为严苛的民事赔偿力度,施以惩罚性赔偿,对此类案件的实施日和揭露日等重要日期做出特别规定。

3、落实上市公司退市后的股份回购制度。证监会《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中明确加强退市公司投资者合法权益保护,明确重大违法公司及相关责任主体(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的民事赔偿责任,或者通过回购股份等方式赔偿投资者损失。未来在修订《公司法》和《证券法》时,要进一步明确危害社会公众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的企业,由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相关人员承担中小投资者的赔偿责任及股份回购责任。

4、建立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的诚信保证金制度,作为公司上市没人,一旦公司治理出现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利益和侵害投资者权益之事件,则启动诚信保证金对投资者的损失进行补偿。

5、建立投资者损失的梯级赔偿制度。首先明确投资者损失由公司大股东和主要责任人员进行赔偿,在无力赔偿的情况下,启动投资者保护机构的赔偿基金,一旦上市公司退市,则由保护基金进行赔偿。或者由投资者保护机构先行赔付,然后向责任方追偿。

6、集团诉讼法律机制。证券虚假陈述目前采用的是单独和共同诉讼方式,尽管大部分案件的投资者都通过诉讼的方式获得赔偿,但是这一方式耗费大量的司法成本和资源,投资者维权时间长,集团诉讼可以较好的解决这些问题。

 券商先行赔付制度不适用本案,因为这一制度通常是在IPO阶段,股票交易市场目前尚未见先行赔付。另外,这一机制虽然能够有效的保障了投资者在初购股票时上市公司虚假陈述的损失,但是并非是长效机制,同时对券商先行赔付之后的追索存在诸多法律问题。

 

总之,尽管“风险自负”是股市投资的基本原则,但这是以上市公司优质信息的充分披露为前提,中小投资者不参与企业经营,无法知悉详细的生产经营状况,如果企业经营者内控机制出现问题,产品危害公共安全,严重欺诈,甚至严重违背社会公德,无视企业社会责任,生产伪劣产品,投资者也是受害者。监管部门对此要严重打击,建立惩罚性赔偿机制,改变违法成本过低的现状,对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建立赔偿机制,明确赔偿责任主体,建立由公司控股股东和责任人赔偿及投资者保护机构赔偿的梯级保护机制,不要让投资者成为违法犯罪行为的牺牲品。


* 本文于8月4日首发于《证券日报》。封面配图来自《和讯网》。

Share:
Top
Related information
2021 - 11 - 04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导   语在如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各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其中不少公司的经营管理方式更是别出心裁。在近期处理的案件中,笔者发现:部分公司股东之间存在着约定承包经营以及收取固定收益的情况。就此类情形中蕴含的若干法律问题,笔者在此与大家分享(本文所讨论的公司限于有限责任公司):一、什么是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承包经营属于企业管理机制的一种,在我国成立的公司中,有部分股东在公司内部的经营管理上就采用了承包经营的方式,如,A、B分别为甲公司的股东,公司成立后,A与B签订协议约定,由A对甲公司实施整体承包经营,承包经营期间,B不再参与甲公司的经营管理。股东间约定承包经营的同时,往往还会一并达成有关固定收益的约定,例如,在刚才的情形中,A与B还约定,承包经营期间,甲公司不再进行分红,所以盈亏均由A独自承担;同时,A每年不论盈亏向B...
2021 - 10 - 21
作者 | 普世万联财税专委会执笔人 | 陈刚律师 合伙人 财税专委会主任前   言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前期在郑爽偷逃税案件检查过程中,发现张恒帮助郑爽偷逃税款并依法进行立案检查。税务部门检查发现,张恒作为郑爽参演《倩女幽魂》项目的经纪人,策划并操作了约定片酬的合同拆分、“掩护公司”设立等事宜,确实存在帮助郑爽逃避履行纳税义务的行为,因此依法对其进行处罚。10月18日,上海市税务部门通报了对张恒帮助郑爽逃税的处罚结果。至此,轰动一时的“郑爽逃税案”基本告一段落,该案的处理结果凸显了国家税务部门将持续保持税收监管力度的决心。(相关报道,截自“央视新闻”)从官方通报的案情来看,张恒通过设计拆分片酬,由制片方对郑爽实际控制公司以“增资”的形式支付“天价片酬”,帮助郑爽偷逃税款。估计张恒们当时肯定为发明这个所谓的“税务筹划”方案而沾沾自喜,却不想今日为突破法律底线而付出代价。涉...
2021 - 10 - 18
导    言协议离婚有哪些要素?不要孩子可以离婚吗?诉至法院会如何处理?经普陀区妇联指导、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支持,普陀区妇女儿童活动指导中心自2020年3月起,陆续刊登了由我所合伙人徐巧月律师主讲的关于婚姻家庭、妇儿维权普法小课堂的系列推文,所有内容均为原创,旨在普及法律常识、鼓励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今日转载第二十二期,敬请关注!第二十二讲故事摘要:(点击此处查看视频)江程有个朋友叫江俊与小彩于2015年登记结婚,2018年生育了儿子小江。现在,由于孩子要上幼儿园了,夫妻俩经常争吵,矛盾越来越大,双方都同意离婚,但都不愿意亲自抚养儿子。江俊觉得,自己工作繁忙,经常加班出差,父母年龄偏大,没法带孩子。小彩觉得这是男孩子,跟着父亲更有利于成长,自己的父母又都不在这个城市,没法带孩子。(故事内容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问  &...
2021 - 10 - 12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拖欠工程款始终是施工单位在自身发展道路上一大“绊脚石”。为了更好解决这一问题,也为施工单位开拓解决思路和扩展操作空间,我国法律规定了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从而为解决拖欠工程款的问题。笔者在本文中与大家谈一谈关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及其适用的部分法律问题。一、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定义与性质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通常是指承包人对工程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所得的价款享有优先受偿的权利,该权利优先于一般债权。对此,《民法典》第八百零七条规定:“发包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价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支付价款。发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根据建设工程的性质不宜折价、拍卖外,承包人可以与发包人协议将该工程折价,也可以请求人民法院将该工程依法拍卖。建设工程的价款就该工程折价或者拍卖的价款优先受偿。”对于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法律性质,目前学界较主要的观点有三种,分别为留置...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