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s

2个细节,律师助力创业青年脱离担保噩梦

Date: 2020-11-04
Views: 16


文 | 徐巧月 上海普世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一、案情简介(文中人物为化名)


刘某、吴某是上海A公司的两个股东,刘某同时为上海A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8年初,上海A公司因发展需要融资,引进投资人上海B有限合伙作为股东之一,并签订了《**项目投资意向书》。意向书约定,在签订正式投资协议之前,上海B有限合伙需先支付200万元前期款,协助A公司进行股改等操作。但是,这笔前期款,又同时签订了《借款协议》,上海A公司作为借款人,上海B有限合伙作为出借人,该《借款协议》约定,借款金额200万元,借款期限为90天(至2017年10月19日),月息(违约金)2%,刘某、吴某作为借款的连带责任保证人。


完成尽调后,上海B有限合伙提出上海A公司不符合自己的投资资质要求,最终双方没有签订正式投资协议。200万元“借款”到期后,上海A公司的联系人陈某曾在个人微信上,向刘某催讨借款。上海A公司因未能实际取得上海B有限合伙的后续融资款,流动资金困难,无力偿还。2018年12月28日,上海B有限合伙委托律师向刘某、吴某发出律师函,要求还款。2019年6月,上海B有限合伙起诉至上海某区法院,要求上海A公司归还200万元本息(含违约金),并要求刘某、吴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办理过程


笔者作为本案三被告的代理律师,对案件进行了细致分析,经与当事人充分沟通后,明确答辩的目的,首先是尽量排除两位自然人的担保责任;其次是对于该笔200万元的款项究竟是“企业借贷”还是“投资款”进行辩论;最后是对于约定的利息(违约金)进行调整。从本案最终结果来看,笔者认为最大的意义在于第一项答辩的成功,一审排除了吴某的担保责任,二审同时排除了刘某的担保责任。


本案中,原告证据的第一大瑕疵是《借款协议》的保证条款未约定保证期间,依据《担保法》第26条的规定,保证期间自主债务届满之日起算6个月,在本案中保证期至2018年4月19日届满。证据的第二大瑕疵是,原告未在保证期间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或者说是以“要求承担保证责任的方式不符合法律规定,难以被认定为已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基于该两大瑕疵,笔者认为两位保证人可依法免责。具体为:


1.《借款协议》的保证条款只约定了“连带清偿责任”,未约定保证期间。 


2.关于陈某(B合伙企业联系人)与被告刘某的微信聊天记录,代理人认为,不能作为向刘某个人主张保证责任的依据,理由主要是:


(1)陈某不是原告的员工,而是原告管理人上海C公司的员工(依据原告提供的劳动合同),其在整个投资事宜中一直是“投资经理”的角色,他对应的谈判对象、交流对象始终是被告A公司,因为A公司才是“被投资方”。在原告提交的所有微信聊天记录中,陈某始终在关心被告A公司公司是否有后续融资的信息,一直表达的意思就是要公司尽快处理过桥贷款的事情,从未有明确向被告刘某个人主张保证责任。在保证期限届满后,原告与被告也没有就保证事宜重新签订保证合同。


(2)保证责任,属于从责任,借款(如被认定)的实际使用人是被告A公司,刘某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又是保证人,具有双重身份,但不应该无故加重其个人责任。债权人有权利维权,也有义务合法、合理、及时维权,如果在债权人未能明确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情况下,笼统认为身份重合即视为双重催收,代理人认为这既违背了担保法立法的基本原则,亦违背了民事法律公平的基本原则。


(3)关于陈某与被告刘某的微信聊天记录,不能作为向吴某个人主张保证责任的依据。而原告亦无其他证据证明,在担保期内曾向吴某主张担保责任。


三、处理结果与启示


一审法院认为,陈某向刘某微信发送信息要求归还借款的行为,不仅仅是向上海A公司主张归还借款,同时是向刘某个人主张承担担保责任。基于此,一审法院判决上海A公司归还200万元本息,调降了违约金(利息)的比例,但确认刘某需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当事人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在刘某是否需要承担担保责任的问题上,最终采纳了笔者的代理意见,认为刘某个人具有上海A公司法定代表人、上海A公司联络人、个人保证人的三重身份,但保证责任的承担,债权人应当具体、明确,结合微信聊天前后语境,原告公司项目联络人个人微信中未注明要求谁归还借款、未具有明确催讨指向的催讨行为,不能直接认定是原告对保证人的催讨。因此,二审撤销了一审要求刘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判决,确认刘某亦不需要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最终,两位自然人股东不需要承担担保责任。




回顾整个案件,笔者仍觉过程惊心,当事人对代理人的充分信任和认可,增强了笔者办案过程中的信心。


这个案件对于本案的两位自然人来说,是具有侥幸成分的,因为原告在《借款协议》条款的设计上存在纰漏,在后续催收过程中继续纰漏,没有做到以直接的方式,要求自然人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这样一些疏忽和纰漏,对于一家专业的投资机构来说,需要一些反思。


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是两位自然人创业过程中的一次“失败”经验,创业融资过程中引入投资失败,导致整个项目的失败,又差点让个人背上沉重的担保义务。创业的雷区众多,此案提醒我们的是,谨慎选择合作对象,谨慎签订各类协议,如果创业失败难以避免,那么有律师把关留得青山,也不失为良策。


联系我们

微博:普世律频道

电话:021-52988666

官网:www.pushipartners.com

邮箱:pushi@pushipartners.com

地址:中国上海市云岭东路89号长风国际大厦4层

邮编:200062

2个细节,律师助力创业青年脱离担保噩梦

Share:
Top
Related information
2022 - 01 - 04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导 语就在近期,娱乐圈爆出“大瓜”,华语歌手王力宏突然“人设塌陷”。2021年12月15日,王力宏发文与李靓蕾离婚。之后,前妻李靓蕾对王力宏展开控诉,大致内容包括控诉其婚内出轨、转移财产等问题。虽说娱乐圈“风波事件”层出不穷,很多朋友们也都表示对“贵圈真乱”已经见怪不怪,虽然王力宏事件本身并不适用中国大陆法律,但该事件若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则对我国婚姻关系制度中的部分过错责任以及相关风险防范具有很大的参考、启发意义,笔者本次就借此次事件与大家聊一聊上述问题。 一、过错责任之——婚内出轨控诉一:李靓蕾声称王力宏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多次出轨、召妓。 针对这一控诉,《民法典》颁布后是否有相关规定与对应的处罚呢? 《民法典》第一千零九十一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二)与他人同居...
2021 - 12 - 14
本文首刊于微信公众号“看长风”文|翟雯婕律师 导   言2021年新修订的《兵役法》已全面生效,这部法律对于有志参军的年轻人来说,是最为重要的一部法律,它又有哪些亮点呢?今天小编邀请到我所高级合伙人翟雯婕律师为大家解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兵役法》(以下简称“《兵役法》”)于1984年5月31日颁布,历经1998年12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2009年8月27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次会议、2011年10月29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2021年8月20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四次修订,于2021年10月1日起以全新的面貌颁布施行。 一、新《兵役法》概况 新《兵役法》全文共11章65条,主要从法律层面强化了党对兵役工作的统一领导,...
2021 - 12 - 14
文 | 张鸽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注: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海坛特哥”,原标题:北京某市场主体被罚后,该如何制作发布短视频? 一、据以研究的案例 (一)案情概要 2021年8月25日,北京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总队接到群众举报,反映北京某市场主体涉嫌存在擅自制作广播电视节目和传播互联网视听节目的违法行为。经查,该市场主体在未持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以下简称“《制作许可证》”)和《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以下简称“《传播许可证》”),不具备制作广播电视节目相应资质的专业人员和审核人员的情况下,擅自制作38期广播电视节目,在市场主体网站和多家网络平台广泛传播。2021年9月26日,总队依法对当事人做出没收节目载体、警告和合并罚款13000元的行政处罚。  (二)案情后续 受到处罚后,该市场...
2021 - 12 - 13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导   言在当下的互联网时代,诸如《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很多网络游戏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而以这类游戏为核心的比赛作为一项新兴运动产业也正在快速发展,早在2008年,国家体育总局就将电子竞技批为第78号正式体育竞赛项目。 电子竞技(e-Sport),简称“电竞”,是一项以游戏为核心和基础的对抗性体育运动,该运动以游戏为基础,信息技术为核心,软硬件设备为器械,在信息技术营造的虚拟环境中,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运动。 目前的国内市场正值电子竞技产业发展的黄金期。2021年11月7日,在冰岛雷克雅未克举办的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正式落下帷幕,来自中国LPL赛区的EDG战队以总比分3比2的成绩击败了来自韩国LCK赛区的DK战队,成功为中国赛区夺得了本次全球总决赛冠军。而就在EDG战队夺冠后不久,杭州亚组委于2...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