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s

郭德纲与曹云金师徒舌战中的法律问题

Date: 2017-11-24
Views: 38

郭德纲与曹云金师徒舌战中的法律问题

*作者:

张奎律师,合伙人,华东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经济法学专业),上海市律协房地产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具有企业法律顾问资格、证券从业人员资格等。

张律师于2000年起开始律师执业,具有丰富的实务经验、厚实的理论功底,尤其精通公司治理、房地产开发、风险投资、并购重组、企业改制与上市等法律事务。

张律师在长期的潜心钻研、以及为客户提供深度服务的过程中,对上述领域的法律政策、疑点难点,具有深刻的独到理解。张律师通过专业、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协助客户精准掌控法律风险,取得了诸多突出成就。

 

*本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作者、作者单位和来源。

 

 

近日,郭德纲与曹金这对昔日师徒之间的隔空互呛,吸引了诸多粉丝、朋友、吃瓜群众以及媒体的关注。然而,二人在自媒体舞台上,已经不再是令人捧腹的分饰捧哏、逗哏二角,而是以令人诧异的方式宣布与对方决裂。

在法治社会的背景之下,表演传统艺术的相声界,亦非法外之地。现抛砖引玉,剖析二人当前微博、博客论战中涉及的法律问题,希望此类有失风度的公开互撕行为能够平息乃至避免。

一、曹云金艺名的法律性质及其归属

8月30日,德云社第七届“纲丝节”正式开幕,栾云平、岳云鹏举办收徒仪式。升级为“师爷”的郭德纲,现场赠送给徒孙《德云社家谱》。次日,郭德纲、北京德云社先后在其新浪微博上,以照片形式部分公开了该家谱的内容。

德云社弟子的辈分为“云鹤九宵”,该家谱载明“『云』字科共十三人”,并以红色的竖版繁体字备注:“另有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似此寡廉鲜耻,令人发指,为儆效尤,夺回艺名逐出师门”。郭德纲微博所附照片中,另以横版简体字重述了前述内容。

 

9月5日,曹金(艺名曹云金)在其新浪微博、博客上,同时发布了《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其在这篇长达七千字的檄文中辩称,“云不是你的,是创始人张文顺先生给的”“曹云金这个名字,我会一直用下去,此生不改”。

在上述微博中,郭德纲虽未直接提及“曾用云字艺名者二人”的姓名,但综合包括郭德纲亲自做序的《钦口说我眼中的德云社》等材料以及曹云金的回应来看,艺名为曹云金的曹金系其中一人。

根据上述博文可知,郭德纲夺回艺名有三大理由,即“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曹金留用艺名的理由是,“云不是你的,是创始人张文顺先生给的”。

事实上,二人均未指出该问题的症结所在。在法治环境之下,唯有了解艺名的性质,才能有助于确定其归属,进而定分止争。

我国《民法通则》第九十九条明确公民享有姓名权,并禁止他人干涉,《侵权责任法》第二条亦明确姓名权属于该法保护的民事权益之一。虽然上述规定,并未涉及艺名、笔名、别名事宜,但只要其符合一定的条件之后,其同样可以落入姓名权的保护范围之内。

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案件的司法解释中规定,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的自然人的笔名、艺名等,可以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的“姓名”。该解释体现的法理依据和司法态度,对于反不正当竞争之外的其他纠纷,亦应同样适用。

姓名权属于自然人(公民)的符号,其属于人格权,应当专属于自然人(公民)。因此,曹云金这一艺名,应专属于曹金个人。由于艺名归属于个人的特性,使其有别于商品或服务的标识,期望借助商标法等途径进行阻止艺人对于艺名的使用,殊非易事。

然而,艺名问题的平衡和解决,并非别无他途。合同法并不禁止平等主体之间,在公平、自愿的基础上,对于艺名的使用期限、收费条件和标准、姓名变更、违约责任等,进行特别的约定。明确、细致和可操作性的约定,既有利于公司对艺人艺名的宣传、推广进行大胆的商业投入,也有利于艺人的发展和声誉的维护,实现互利共赢的效果。

 

二、曹云金与德云社之间的法律关系

在郭德纲和北京德云社公之于众的《德云社家谱》中,曹云金被“逐出师门”。事实上,德云社这一相声团体,是以营利性公司的形式设立和存续,其全称为北京德云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股东为郭德纲的妻子王惠、小舅子王保钦。师徒关系,于2002年起存在于郭、曹二人之间,而非该公司与曹金之间。曹云金与“前东家”德云社之间,如同其他发生纠纷的艺人一样,可能存在多种法律关系。

曹云金在《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的博文中述称,其在德云社足足效力了5年,2010年离开的原因是德云社要其签一份“卖身契”,“合同里全是束缚,没有发展”。在离开当年,曹还述称,“条款限制太犀利了,不敢签,退出要赔偿100万。如果我签约他雪藏我怎么办,不让我演出怎么办?”

按照2010年10月相关媒体的报道,郭德纲改革德云社,期望以企业化管理的方式革家族式管理之弊,“德云社与旗下100多名演员重新签订了劳动合同,合同中明确规定了合同期限、劳动报酬、工作纪律及各种社会保险和福利待遇。”但与此同时,“据郭德纲、于谦、岳云鹏等人介绍,重签合同后的德云社与演员的关系,类似于经纪公司和艺人。合同中明文规定,以后一切演出、上电视节目、接受采访,均须由德云社演出部或相关领导把关,任何人私接外活将受到停演处罚。”

在合同中约定较长履约期限、巨额违约金,以降低艺人的解约风险,是营业性演出经营主体常用的维权手段之一。然而,包括违约金、竞业禁止、解除权等条款在内的合同内容,其约束力与合同的性质休戚相关。

例如,由于上述合同涉及艺人提供相关服务,人身难以强制履行合同,如果该合同属于民事合同,则可以根据投入程度约定巨额的违约金;如果该合同属于劳动合同,则仅可以对“服务期”“保守商业秘密”两类情形约定公平、合理的违约金。

又如,在劳动合同情形下,劳动者只要提前30日即可提前通知解除,即便约定了服务期,其承担的违约金依法也不会超过单位为其提供的培训费用;在委托合同情形下,委托人享有任意解除权,只要其赔偿因此给对方造成的损失即可;在其他民事合同情形下,唯有法定解除权或约定解除权成就,才可主张解约。

从媒体披露的上述合同内容来看,德云社当初向曹金提供的合同,属于兼具劳动、居间关系在内的混合合同,但由于劳动合同原则上禁止设定违约金,且争议解决部门通常倾向于弱者,故该违约金条款的约束力较弱。在娱乐文化产业中,只有对双方的权利义务进行公平、详细而明确的约定,才能最大限度的平衡和保护艺人及其所属单位的利益。

三、名誉权的侵权边界及法律后果

郭德纲在8月31日发布上述“夺回艺名逐出师门”的新浪微博后,迄今仍将其置顶。该条微博以红色的竖版繁体字备注,并以横版简体字重述的内容,指责曹金等人“欺天灭祖”“悖逆人伦”“逢难变节”“卖师求荣”“恶言构陷”“意狠心毒”“寡廉鲜耻”“令人发指”。截至目前,该微博账号粉丝数为6650.6万人,该条微博转发量为29232,评论量为5,点赞量为270869。

曹云金则在9月5日将《是时候了,也该做个了结了》的长文,发布在其新浪微博、博客上,称郭德纲“打完记者,骂记者不如妓女”“抄袭段子手的作品”“让小舅子出书诟陷,他的书里满纸胡言,肆意污蔑我的人品,抹黑离开的所有人”“你想让我身败名裂,万劫不复,你知道我最清楚你那些见不得光的往事,我的名声臭了,说出来也没人信了”“你还记的你04年为什么从右安门搬到大兴的邮局宿舍吗?你还记的你生命中有个人叫杨新华吗?你还记的那个跟着你的女记者吗?珠市口剧装店的事儿你也都忘干净了?可能这些细碎的事情,都随着你树立起的高大形象,渐渐被你淡忘了吧。”截至当前,曹云金微博账号粉丝数为243.2万人,上述微博的转发量为241805,评论量为367034,点赞量为961348。

郭德纲与曹云金均为具有较高社会知名度的相声演员,二人在公众平台上发布上述博文,使其成为大众、媒体关注的焦点。与此同时,法律风险亦相伴而生。对于上述否定性评价,若对方不予承认,发布人又不能举证证明,则涉嫌以侮辱、诽谤方式侵犯他人名誉权。

在司法实践中,用语言或行为损害、丑化、贬低他人人格,通常认为属于侮辱;捏造并散布某些虚假事实来破坏他人的名誉,则为诽谤。在名誉权受侵害的情况下,被侵权人可以请求停止侵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偿经济和精神损失;若公然侮辱或诽谤他人的情节严重,例如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浏览5000次或者被转发500次以上,被侵权人还可以提起刑事自诉,要求以侮辱罪、诽谤罪追究侵权人的刑事责任。

网络虽然不是净土,但更不是法外之地,一场因离职、公布家谱引发的纷争,若无视法律规则,则难以定分止争。即便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刷存在感、维持知名度,亦应拿捏得当,注意分寸,若蔑视规则,恐将适得其反。

Share:
Top
Related information
2022 - 02 - 10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 导   言 在社交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微信已成为人际沟通最主要的渠道之一,与此同时,微信聊天记录也越来越普遍地作为证据出现在各类民事诉讼中。那么应当如何准备和提交微信聊天记录才能形成合格的民事诉讼证据呢?本次笔者就与大家共同探讨微信聊天记录作为民事诉讼证据需要注意的若干问题。 一、聊天记录的完整性 当案件需要将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时,很多当事人都会把案件所需要的某一段聊天记录截图,并将上述截图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但却忽略微信聊天记录作为证据的部分特点。首先,微信聊天记录的形成与我们日常所见的合同等书面文件存在极大的不同,就在于微信聊天是人们生活与交流的片段记录,并非人们因为某特定事宜而专门组织语言并书面形成的约定。因此,如果要想让微信聊天记录真正发挥足够的证明作用,应当要结合上下文乃至全...
2022 - 02 - 10
文 | 董美根 陆梦慰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律师注:鉴于篇幅,“反不正当竞争视角下的青花椒案”系列文章将分两篇刊发,(一)主要分析青花椒案的商标权有效性及保护范围的问题;(二)则主要从被告及公众角度来看,商标的使用是否构成侵权。我们将于今日下午推出下篇,敬请关注! 案情简介 原告上海万翠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在第43类餐厅、饭店等服务上受让或注册了三个商标,分别为:第12046607号商标(见图一)、第17320763号商标(见图二),第23986528号商标(见图三)。目前三个商标处于有效状态。 图一图二图三成立于2021年5月21日的被告温江五阿婆青花椒鱼火锅店,在店招上使用“邹鱼匠 青花椒鱼火锅”字样。其中,“邹鱼匠”为火锅店经营者注册的第54776844号注册商标,商标专用权有效期为2021年10月21日至2031年10月20日,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3类,...
2022 - 02 - 10
文 | 阮超律师 高级合伙人 知识产权专委会委员 《商标法》于2019年修订时的一大亮点,在于在第四条中增加了“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的规定。2021年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商标审查审理指南》(以下简称为“《指南》”)弥补了前述空白,其中对于“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的审查审理”的相关内容对于相关从业者、商标申请人等各方主体均具有重要意义。 1.《商标法》第四条的立法意图 《指南》“释义”部分明确,《商标法》第四条中“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的规定,旨在坚决遏制“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行为,坚决打击囤积商标的注册申请行为,并进一步指出“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是指申请人并非基于生产经营活动的需要,而提交大量商标注册申请,缺乏真实使用意图,不正当占用商标资源,扰乱商标注册秩序的行为。同...
2022 - 02 - 10
文 | 董美根 陆梦慰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导言 前文(青花椒案反思(一) :商标权的有效性与保护范围)分析了青花椒一案的商标权有效性及保护范围的问题。本文将主要从被告及公众角度来看,是否构成侵权。 二审法院在将“青花椒”界定为调味品的前提下,适用了商标法第59条的规定,认为注册商标中含有直接表示商品(服务)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因此,本案在法律上主要表现为商标中含有公共资源时,商标权人能否独用该公共资源。这一问题进一步表现被告是否正当性使用,这进一步表现为商标法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关系。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通过追溯商标法历史,不难发现,类似于“青花椒”的案件比比皆是,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法或反不正当竞争法的适用思路完全可以借鉴。 一、英美法系的商标法与反不正当竞争...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