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s

新规速递 |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附全文)

Date: 2021-05-26
Views: 1


2021年5月25 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银行卡规定》),该规定于发布之日起实施。


《银行卡规定》从新发展阶段出发,依法对银行卡交易秩序以及互联网金融进行规制,依法保障持卡人合法权益,是最高人民法院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切实实施民法典的重要讲话精神的重要举措,体现了最高人民法院坚持服务大局、司法为民、公正司法的政治担当。


《银行卡规定》共十六条,主要对持卡人与发卡行、非银行支付机构、收单行、特约商户等当事人之间因订立银行卡合同、使用银行卡等产生的民事纠纷进行规范。


《银行卡规定》回应社会关切,对银行卡盗刷责任进行了规定。《银行卡规定》第四条、第六条、第十五条对银行卡盗刷事实的认定进行了规定。基于银行卡交易的多样性、复杂性,《银行卡规定》第七条至第十二条根据纠纷产生主体的不同,分别对不同主体之间的盗刷责任进行了规定,并在第十三条规定了不得重复受偿原则。上述规定通过明确发卡行、持卡人、收单行、特约商户等主体的义务、责任,为规范各方主体行为,提高银行卡交易安全水平,更好构建银行卡制度体系发挥了指引作用。


此外,《银行卡规定》第二条根据民法典关于格式条款的规定对息费违约金格式条款进行了规制。该条规定:发卡行在与持卡人订立银行卡合同时,对收取利息、复利、费用、违约金等格式条款未履行提示或者说明义务,致使持卡人没有注意或者理解该条款,持卡人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对其不具有约束力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发卡行请求持卡人按照信用卡合同的约定给付透支利息、复利、违约金等,或者给付分期付款手续费、利息、违约金等,持卡人以发卡行主张的总额过高为由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虑国家有关金融监管规定、未还款的数额及期限、当事人过错程度、发卡行的实际损失等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信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为依法保护金融机构的金融债权,根据民法典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银行卡规定》第三条对诉讼时效中断问题进行了规定。《银行卡规定》还涉及撤销不良征信记录等内容。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已于2019年12月2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85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21年5月25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2021年5月24日




法释〔2021〕10号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

若干问题的规定


(2019年12月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85次会议通过,自2021年5月25日起施行)

 

  为正确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等规定,结合司法实践,制定本规定。


  第一条  持卡人与发卡行、非银行支付机构、收单行、特约商户等当事人之间因订立银行卡合同、使用银行卡等产生的民事纠纷,适用本规定。


  本规定所称银行卡民事纠纷,包括借记卡纠纷和信用卡纠纷。


  第二条  发卡行在与持卡人订立银行卡合同时,对收取利息、复利、费用、违约金等格式条款未履行提示或者说明义务,致使持卡人没有注意或者理解该条款,持卡人主张该条款不成为合同的内容、对其不具有约束力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发卡行请求持卡人按照信用卡合同的约定给付透支利息、复利、违约金等,或者给付分期付款手续费、利息、违约金等,持卡人以发卡行主张的总额过高为由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人民法院应当综合考虑国家有关金融监管规定、未还款的数额及期限、当事人过错程度、发卡行的实际损失等因素,根据公平原则和诚信原则予以衡量,并作出裁决。


  第三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发卡行对持卡人享有的债权请求权诉讼时效中断:


  (一)发卡行按约定在持卡人账户中扣划透支款本息、违约金等;


  (二)发卡行以向持卡人预留的电话号码、通讯地址、电子邮箱发送手机短信、书面信件、电子邮件等方式催收债权;


  (三)发卡行以持卡人恶意透支存在犯罪嫌疑为由向公安机关报案;


  (四)其他可以认定为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


  第四条  持卡人主张争议交易为伪卡盗刷交易或者网络盗刷交易的,可以提供生效法律文书、银行卡交易时真卡所在地、交易行为地、账户交易明细、交易通知、报警记录、挂失记录等证据材料进行证明。


  发卡行、非银行支付机构主张争议交易为持卡人本人交易或者其授权交易的,应当承担举证责任。发卡行、非银行支付机构可以提供交易单据、对账单、监控录像、交易身份识别信息、交易验证信息等证据材料进行证明。


  第五条  在持卡人告知发卡行其账户发生非因本人交易或者本人授权交易导致的资金或者透支数额变动后,发卡行未及时向持卡人核实银行卡的持有及使用情况,未及时提供或者保存交易单据、监控录像等证据材料,导致有关证据材料无法取得的,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第六条  人民法院应当全面审查当事人提交的证据,结合银行卡交易行为地与真卡所在地距离、持卡人是否进行了基础交易、交易时间和报警时间、持卡人用卡习惯、银行卡被盗刷的次数及频率、交易系统、技术和设备是否具有安全性等事实,综合判断是否存在伪卡盗刷交易或者网络盗刷交易。


  第七条  发生伪卡盗刷交易或者网络盗刷交易,借记卡持卡人基于借记卡合同法律关系请求发卡行支付被盗刷存款本息并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发生伪卡盗刷交易或者网络盗刷交易,信用卡持卡人基于信用卡合同法律关系请求发卡行返还扣划的透支款本息、违约金并赔偿损失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发卡行请求信用卡持卡人偿还透支款本息、违约金等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前两款情形,持卡人对银行卡、密码、验证码等身份识别信息、交易验证信息未尽妥善保管义务具有过错,发卡行主张持卡人承担相应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持卡人未及时采取挂失等措施防止损失扩大,发卡行主张持卡人自行承担扩大损失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八条  发卡行在与持卡人订立银行卡合同或者在开通网络支付业务功能时,未履行告知持卡人银行卡具有相关网络支付功能义务,持卡人以其未与发卡行就争议网络支付条款达成合意为由请求不承担因使用该功能而导致网络盗刷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有证据证明持卡人同意使用该网络支付功能的,适用本规定第七条规定。


  非银行支付机构新增网络支付业务类型时,未向持卡人履行前款规定义务的,参照前款规定处理。


  第九条  发卡行在与持卡人订立银行卡合同或者新增网络支付业务时,未完全告知某一网络支付业务持卡人身份识别方式、交易验证方式、交易规则等足以影响持卡人决定是否使用该功能的内容,致使持卡人没有全面准确理解该功能,持卡人以其未与发卡行就相关网络支付条款达成合意为由请求不承担因使用该功能而导致网络盗刷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持卡人对于网络盗刷具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过错责任。发卡行虽然未尽前述义务,但是有证据证明持卡人知道并理解该网络支付功能的,适用本规定第七条规定。


  非银行支付机构新增网络支付业务类型时,存在前款未完全履行告知义务情形,参照前款规定处理。


  第十条  发卡行或者非银行支付机构向持卡人提供的宣传资料载明其承担网络盗刷先行赔付责任,该允诺具体明确,应认定为合同的内容。持卡人据此请求发卡行或者非银行支付机构承担先行赔付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因非银行支付机构相关网络支付业务系统、设施和技术不符合安全要求导致网络盗刷,持卡人请求判令该机构承担先行赔付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一条  在收单行与发卡行不是同一银行的情形下,因收单行未尽保障持卡人用卡安全义务或者因特约商户未尽审核持卡人签名真伪、银行卡真伪等审核义务导致发生伪卡盗刷交易,持卡人请求收单行或者特约商户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持卡人对伪卡盗刷交易具有过错,可以减轻或者免除收单行或者特约商户相应责任。


  持卡人请求发卡行承担责任,发卡行申请追加收单行或者特约商户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准许。


  发卡行承担责任后,可以依法主张存在过错的收单行或者特约商户承担相应责任。


  第十二条  发卡行、非银行支付机构、收单行、特约商户承担责任后,请求盗刷者承担侵权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三条  因同一伪卡盗刷交易或者网络盗刷交易,持卡人向发卡行、非银行支付机构、收单行、特约商户、盗刷者等主体主张权利,所获赔偿数额不应超过其因银行卡被盗刷所致损失总额。


  第十四条  持卡人依据其对伪卡盗刷交易或者网络盗刷交易不承担或者不完全承担责任的事实,请求发卡行及时撤销相应不良征信记录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五条  本规定所称伪卡盗刷交易,是指他人使用伪造的银行卡刷卡进行取现、消费、转账等,导致持卡人账户发生非基于本人意思的资金减少或者透支数额增加的行为。


  本规定所称网络盗刷交易,是指他人盗取并使用持卡人银行卡网络交易身份识别信息和交易验证信息进行网络交易,导致持卡人账户发生非因本人意思的资金减少或者透支数额增加的行为。


  第十六条  本规定施行后尚未终审的案件,适用本规定。本规定施行前已经终审,当事人申请再审或者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决定再审的案件,不适用本规定。


来源 | “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微博:普世万联律频道

电话:021-52988666

传真:021-62317688

官网:www.pushiwanlian.com

邮箱:pushi@pushiwanlian.com

地址:中国上海市云岭东路89号长风国际大厦4层

邮编:200062

新规速递 |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附全文)

Share:
Top
Related information
2021 - 06 - 17
6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人民法院在线诉讼规则》(以下简称《规则》)。《规则》是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首部指导全国法院开展在线诉讼工作的司法解释,将于2021年8月1日起施行。《规则》的制定印发,是人民法院深入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践行网络强国战略的重要成果,是构建完善“中国特色、世界领先”的互联网司法模式的关键举措。《规则》首次构建了涵盖各审判领域、覆盖诉讼全流程的在线诉讼规则体系,全面总结体现了近年来人民法院在线诉讼领域探索成果,积极回应了人民群众互联网时代司法新需求,对保障当事人合法诉讼权益,增强人民群众诉讼便利,提升审判质量效率,推动司法审判模式划时代变革具有重大意义。《规则》共三十九条,内容涵盖了在线诉讼法律效力、基本原则、适用范围、适用条件,以及从起诉立案到宣判执行等主要诉讼环节在线程序规则,为各方诉讼主体参与在线诉讼提供明确的程序指引。《规则》在内容上主要有以下...
2021 - 06 - 17
文 | 徐巧月 胡琼月近几年,社团、基金会、民非等社会组织蓬勃发展,他们在社会公益事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很多社会组织运作多年后,已逐渐形成自己的特色化、专业化的品牌服务和项目,这些项目往往有固定的名称,服务的流程、领域、对象等都相对固定,项目周期化运作,但基本已延续多年。随着社会组织注册量的剧增,社会组织在各个细分领域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笔者近期关注到,社会组织之间亦出现了“傍名牌”的现象,在某些领域有了一定影响力的社会组织,或者其某些特色品牌项目,被其他社会组织“借用”甚至“滥用” 的情况,而被傍名牌的机构,对这种现象的法律定性,以及如何维权存在困惑。《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于2021年1月1日起施行,就本文而言,最直接相关的规定是:第一编第三章第三节对“非营利法人”,确立了公益性社会组织的法律地位;第一千零一十三条,确立了包括非营利法人在内的法人及非法...
2021 - 06 - 17
文 | 翟雯婕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一百二十一年前,中国近代思想家梁启超先生在《中国少年说》中写到“少年强则国强”,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公开将少年群体与一个国家的盛衰联系起来。一百二十一年后,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以下简称“新未保法”)于2021年6月1日起施行,这表明中国政府正在以更加完善的法律体系护航未成年人的成长以令少年强,党和国家期盼着中国的孩子们在将来能够扛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重任,令中国傲立于世界强国之列。新未保法不仅是一部维护未成年人权益的现实法律,更是一部寄托中国未来的良法。为了更好的宣传、落实新未保法,笔者将为大家解读新未保法的亮点及施行意义。一、新未保法的亮点新未保法较修订前有不少变化,最直观的就是法条由原来的72条增至132条,新增了“网络保护”、“政府保护”两个篇章。如果仔细研读新未保法会感受到这部法律的与时俱进,像社会关注的“...
2021 - 06 - 09
文 | 李艾洁  卢辉敏注:本文由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团支部书记徐巧月律师指导完成。近年来,我国人口老龄化的趋势愈加严重,社会公众对于“意定监护”法律制度的了解相较于前几年趋于熟悉,并且在实践中的应用度也有所提高。近期,上海市普陀区“老人将房产赠与水果摊主”的新闻持续被关注,说明意定监护已经到了司法实务应用阶段。本文在这个背景下,搜集并分析国内外意定监护的法律法规,进行简单比较,作为今后探讨意定监护制度的基础。是欧美日诸国高龄化之速度与程度早,故其有关较早地建立了配合受保护者所需要的法律制度,例如:德国则于1990 年制定,并于1992 年生效施行《成年照护法》;英国于1985 年制定,并于1986 年生效而在英格兰及威尔斯施行《持续性代理授权法》,且英国为尊重本人之自己决定,更于2005 年制定《意思能力法》;美国于1979 年成立《统一持续代理权授与法》,而各州则以...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