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s
Insights
  • 文 | 陈梓源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近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深圳市破产事务管理署已联合发布《关于建立破产信息共享与状态公示机制的实施意见》,在为破产管理人、人民法院等对破产信息进行共享、以及对破产状态进行公示提出要求的同时,也提升了办理破产案件的效率。回顾破产制度的建立,1986年8月3日,沈阳市人民政府举行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宣布沈阳市防爆器械厂破产,新华社以最快的速度发出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正式宣告破产倒闭的企业”的消息,在当时引起极大反响。1986年12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试行)》,从此,企业破产开始逐渐步入公众视线。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在大力优化营商环境的背景下,“破产”已经不是一个让企业“谈虎色变”的制度。破产作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企业的一个退出市场经济的机制,已然成为改善营商环境的重要一环。企业破产的“画像”逐渐清晰后,各方对企业破产的重视程度也有所提升。由此可见,不仅只有人民法院、破产管理人需要及时掌握破产案件的相关信息,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税务部门、金融机构、债务人、债权人、社会公众等各方都有及时获取企业破产相关信息的必要需求,因此可以通过建立和完善破产信息共享与状态公示机制来满足各方的需求,完善企业信用体系。现行相关法律法规已经对企业破产过程中的重要事项及破产状态的送达及公示公告进行了规定,例如,《企业破产法》第十一条、第十四条规定,受理破产的裁定应当送达申请人、债务人,并进行公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作出破产宣告裁定后,债权人会议与债务人达成和解协议并经人民法院裁定认可,由人民法院裁定中止执行破产宣告裁定,并公告中止破产程序;《企业破产法》第四十八条规定...
    2021 - 09 - 14
  • 文 | 张乃韦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案件背景最近电视剧《扫黑风暴》正在持续热播中,该剧以扣人心弦的剧情和各位演员精湛的演技而广受观众好评。然而,近日,其引来的版权纠纷也受关注:安徽摄影师曹祺在追剧过程中突然发现,自己去年所拍摄的一段延时作品中,有两组画面出现在了《扫黑风暴》的片头里,而他此前对此毫不知情。据曹祺表示,其曾将剪辑好的延时作品上传到“新片场”的视频分享网站。而“新片场”网站表示,若创作者上传素材时选择不开放下载,如想要使用相关视频素材,必须通过网站与创作者进行联系,以取得授权。9月2日下午,《扫黑风暴》片头制作方北京正通亿和文化艺术交流有限公司声称,被指经未授权使用的素材,是公司于2021年7月21日从成都伦索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VJshi网购买的,是标题为“老房间老物件静物延时”的画面。目前曹祺已委托律师维权,将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作为一名“吃瓜”的法律工作者,笔者就本案可能涉及的几个法律问题,简要分析如下,聊作各位“吃瓜”饭前餐后的谈资。一、延时摄影作品属于《著作权法》项下的哪一类作品?延时摄影(Time-lapse photography),又叫缩时摄影、缩时录影,是以一种将时间压缩的拍摄技术。其作者先期拍摄一组照片,后期通过技术手段将照片串联合成视频,把几分钟、几小时甚至是几天的过程压缩在一个较短的时间内以视频的方式播放。从上述定义上看,可能有人觉得延时摄影作品既然是“一组照片”,其显然应该属于摄影作品。这种观点乍一看很有道理,但是《著作权法》第三条不仅包括了“摄影作品”这一分类,还包括了“视听作品”(2020年修订前的《著作权法》称之为“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即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式开始在一定介质上形成一系列连续的画面)。对延时摄影作品的定性而言,北京互联网法院在周立亚诉申屠晓宁著作权侵权纠纷[1]一案中认为:“原告以北京城市地...
    2021 - 09 - 06
  • 文 | 秦卓然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导   言在我国的市场大环境中,股东的资本投入可以说是公司设立的“生命之泉”。公司的成立过程中,出资是公司最初财产形成的重要环节,同时也是每一名股东应对公司履行的最初、最基本的义务。而因股东出资形式所产生的相关问题在如今的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案件中不胜枚举,本次笔者就与大家一起谈谈有关股东出资形式的若干法律问题。一、股东出资的基本形式股东出资的基本形式,我国《公司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股东可以用货币出资,也可以用实物、知识产权、土地使用权等可以用货币估价并可以依法转让的非货币财产作价出资;但是,法律、行政法规规定不得作为出资的财产除外。”由此可见,股东的出资形式可以被分为货币出资和非货币出资,其中非货币又包括实物出资以及财产性权利出资等。笔者在此对几种相对较常见的非货币出资形式做一简要介绍: ● 1.动产出资股东可以用包括自有货品、设备、机械等在内的动产对公司进行出资,《民法典》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故实缴出资的时间为股东将作为出资的动产实际交付给公司之日。● 2.不动产出资股东可以用房屋等不动产对公司进行出资,《民法典》第二百零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是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因此,股东以不动产作为出资的,不仅应当向公司完成不动产的交付,还应当将相应的不动产权属变更登记至公司名下,实缴出资的时间为不动产交付且已完成变更登记之日。● 3.股权出资股东可以用其持有的其他公司股权作价对目标公司进行出资。(笔者在此前的文章中已对此种出资形式做过专题介绍:“持权合变”——有限责任公司股权出资若干问题)。但是,需要提醒的是,若股权已经被设立质权;或在公司章程中规定不允...
    2021 - 09 - 03
  • 文 | 翟雯婕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导   言关系国计民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于2021年1月1日正式生效。新施行的《民法典》共有七编,其中,继承编较《继承法》而言有九大改变,分别是:1.扩大遗产范围,不再列举具体的遗产类别;2.新增两种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形;3.新增继承人宽恕制度;4.代位继承人范围扩大,兄弟姐妹的子女可以代位继承;5.新增自然人可以设立遗嘱信托;6.新增打印遗嘱和录像遗嘱;7.公证遗嘱效力不再优先;8.新增遗产管理人制度;9.明确收归国有的无人继承遗产只能用于公益事业。其中,新增继承权丧失情形与新增继承人宽恕制度这两个改变在实践中可能因适用场景、评判标准、证明程度等问题引起争议,本文将围绕这两个改变所引发的争议进行探讨。一、法条释义《民法典》新增继承权丧失情形与新增继承人宽恕制度主要体现在第1125条之中,具体条文如下:第1125条 继承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丧失继承权:(一)故意杀害被继承人;(二)为争夺遗产而杀害其他继承人;(三)遗弃被继承人,或者虐待被继承人情节严重;(四)伪造、篡改、隐匿或者销毁遗嘱,情节严重;(五) 以欺诈、胁迫手段迫使或者妨碍被继承人设立、变更或者撤回遗嘱,情节严重。继承人有前款第三项至第五项行为,确有悔改表现,被继承人表示宽恕或者事后在遗嘱中将其列为继承人的,该继承人不丧失继承权。受遗赠人有本条第一款规定行为的,丧失受遗赠权。上述法条第四项中的“隐匿遗嘱,情节严重”以及第五项对应的是新增的两种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形,法条第二款则对应的是被继承人宽恕制度。(一)新增的两种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形《民法典》继承编在《继承法》原有基础上新增了两种使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形:1.隐匿遗嘱且情节严重隐匿遗嘱的案例在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新规中“隐匿遗嘱且情节严重”指的是继承...
    2021 - 08 - 26
  • 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21—2025年)》(全文附后),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律师解读合伙人  李红平律师行政法律事务专委会召集人近年来,随着依法治国战略的推进,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法治水平日益提升,人民群众对政府的满意度也越来越高,政府法治建设取得显著成效。《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21—2025年)》(以下称《纲要》)是新时期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法治思想的重要举措,为未来五年我国政府法治建设指明了方向。一是强调行政合法性原则。行政行为合法性是法治政府建设的基础,也是建设法治政府的核心内容。《纲要》要求行政机关“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以防止行政机关滥作为、不作为。二是多部法律将进行修订。行政复议法、行政许可法等法律都将要进行修订,同时要完善行政程序法律制度。可以预见,修订后的行政法律将更加科学,更能适应新时期社会发展需求。配套的法规也将随之修订,各地区行政执法行为的裁量范围、种类、幅度等也将细化量化并对外公布。三是行政行为将更加专业。行政复议方面,各地行政复议局陆续设立,行政复议决定书将进行网上公开,行政复议工作将越来越规范、专业。行政许可方面,明确防止以备案、登记、行政确认、征求意见等方式变相设置行政许可事项,归并减少各类资质资格许可事项。四是律师作用越来越显现。《纲要》要求,行政机关主要负责人作出重大决策前,应当听取合法性审查机构的意见,注重听取法律顾问、公职律师或者有关专家的意见。律师将在行政非诉讼领域的作用将会发挥更大作用。五是执法体制有重大调整。《纲要》对省市县乡四级行政机构执法队伍的设置进行了明确,行政执法权力呈现下沉趋势,乡镇(街道)层级的行政机关由以前鲜有执法权,今后将成为重要的执法主体。上述调整无疑是一重大改变,相应的,执法方式、执法体制、救济途径...
    2021 - 08 - 23
  • 作者 | 翟雯婕 钱森虹 顾浩君 刘春梅 李璇今日七夕,中国情人节,浪漫与祝福当至上然而近些年来,伴随着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物质生活的日渐丰富、人情往来的错综复杂由婚恋关系衍生出的法律纠纷更是层出不穷全面依法治国的当今,学习一点法律小知识明确界限、掌握分寸,扼杀那些潜在的矛盾或许更有利于家庭关系的维系与感情的升温避免成为小说里的主人公:最熟悉的陌路人为此,小编有幸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邀请到普世万联婚姻与财富规划专委会的五位律师与大家分享从相恋到离婚过程中的法律知识(以下故事情节均为虚构,如有雷同属巧合)是时候准备好小本本啦!#1关于“私奔”法律问题知多少?相恋 | 七仙女向王母娘娘提出自己要嫁给董永,王母娘娘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为了阻止两人继续来往,王母娘娘把七仙女关了起来,并藏好了户口本,本以为万无一失,但不料七仙女趁看守不备连夜逃出和董永私奔了,在异乡以夫妻名义生活在了一起。王母娘娘做错了吗?王母娘娘显然做错了。根据《民法典》第1041条、第1042条的规定,我国实行婚姻自由,这里的婚姻自由既包括登记结婚自由,也包括登记离婚自由,任何人都不能干涉婚姻自由,董永、七仙女只要符合登记结婚的条件,他们建立婚姻关系的自由受法律保护,王母娘娘无权干涉。王母娘娘为了阻止女儿和董永在一起不惜把女儿关起来更是错上加错,如果不是母亲拘禁女儿,是家庭成员以外的其他人拘禁七仙女还有可能构成非法拘禁罪。董永和七仙女私奔后的关系受法律保护吗?根据《民法典》第1049条规定,完成结婚登记才能确立婚姻关系,所以,董永和七仙女虽然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但由于未能完成结婚登记,而不构成婚姻关系,只是同居关系,不受《民法典·婚姻编》等婚姻相关法律保护。董永和七仙女能不能成功登记结婚?虽然王母娘娘藏起了户口本,但七仙女和董永仍然可以完成结婚登记,七仙女只需持本人身份证到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开具户籍证明,即可以...
    2021 - 08 - 20
  • 近日,江西省丰城市一名教师因涉疫情言论被警方拘留15日,引发争议。对此,普世万联行政法专家、华东政法大学社会治理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行政法学会常务理事邹荣(兼职律师)应邀接受《上海法治报》记者采访。案情回顾网传截图显示,8月10日,该名教师以“无线观察”的用户名在“今日头条”一文章的评论区留言称,“扬州面积不算大,人口也不算多,可不可以让扬州试验一下放弃严格防疫,与病毒共存,看看会产生什么结果,这样可以为全国后期防疫提供借鉴,仅仅是建议,勿喷。”图源 | 网络据“丰城发布”微信公众号消息显示,“该用户发布涉疫情不当言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市公安局及时处置,于8月11日依法对其予以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通报还称,该教师在发布不当言论后,及时认识到错误,深感后悔,主动删除了网帖,并在原账号向广大网民致歉。消息一出,立即引发广大网友热议,有人叫好有人为其喊冤。对此,专家怎么看?(一)何为不当言论?邹荣律师认为,言论得当与否应该有一个相对的评判基准和角度,“如果言论违反了我们公认的统一的道德观、价值观和法律规定,那么他的言论是不妥当的。”邹律师表示,该名教师在今日头条上发布的个人言论不能绝对被认定为不当言论。“可能会有人听了不那么愉快,但言论的内容是对防疫做法和措施的个人观点,这种内容是可以讨论的。”(二)个人账号发表观点的尺度是什么?邹律师指出,仅仅因不当言论受处罚实际上是一个因言获罪的问题,而这点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从法律上来说,只有实施了危害行为才可以进行处罚。”他表示这一事件中,此教师的言论可能会引起一些争议,但一般对于一个问题的不同观点的表达是不应该追究法律责任的。“除非发表了一些煽动、危害社会,实施违法行为的言论可以追究法律责任。”(三)我国对于言论规范有何具体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
    2021 - 08 - 19
  • 文 | 翟雯婕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导    言2021年娱乐圈最大瓜——吴某凡与都某竹大战,在北京朝阳警方连续发出的两份情况通报中进行,都某竹把万千少女心中的白月光“吴giegie”送进了看守所,而她自己也因为这一波炒作从女英雄神坛跌落到了声名狼藉境地。相较于都某竹而言,可能大众更无法原谅吴某凡,毕竟吴某凡被刑事拘留了,如果查证属实,那么吴某凡披着“傻白甜”外衣佯装纯情地诱骗无知少女不仅丧失的是道德,更是践踏法律的尊严。图源:新浪微博一、官宣吴某凡的涉案情况根据北京朝阳警方的情况通报,读者可以得到以下讯息:第一,案发是因为网络举报,这显然是都某竹的“功劳”,虽然朝阳警方查明都某竹系自愿与吴某凡发生性关系,但确实是因为都某竹举起倒吴大旗,一群受害人才能勇敢地站出来举报;第二,吴某凡为加拿大籍华人;第三,吴某凡涉嫌的罪名为强奸罪;第四,吴某凡已经被刑事拘留了,这表明在中国境内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中国的司法机关不论其国籍、身份、地位,一视同仁。二、网传情况如果属实,吴某凡下场如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以下简称《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从事了违背妇女意志,采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进行性交,或者采用任何手段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性交的行为,即构成强奸罪。为了方便读者理解,笔者对强奸罪的构成作了简单汇总,见以下图表:都某竹爆料称,吴某凡多次利用其特殊身份以“面试演员”为名,由粉丝牵头人从其后援会中挑选漂亮女粉丝或者由已经发生性关系的女孩介绍其他女孩,其中不乏未成年女性,经吴某凡遴选后灌醉,吴某凡与之发生关系。【以下法律分析均为假设都某竹爆料属实的情况下作出,且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吴某凡涉案详情以警方后续通报为准,请读者不信谣、不传谣】笔者认为都某竹爆料中有两点将影响吴某凡的定罪、量刑。1.灌醉年轻女性从强奸罪的定义来看,除了胁...
    2021 - 08 - 04
  • 导言:近日,普世万联主任李向农律师应邀参加了上海律协与法治天地频道共同推出的沪上首档专题反映律师行业的电视栏目——《律师界》。深耕影视文化法律领域近30年的李向农主任,在本期栏目《聚焦“追星文化”》中,作为观察员,与其他律师同仁一起探讨当下大热的“追星文化”背后的法律问题,并对“饭圈乱象”的治理措施发表了自身专业而深入的见解。图源 | 法治天地频道《律师界》栏目扫描下方二维码观看李主任精彩采访完整版!聚焦“追星文化”近段时间,一段关于“粉丝为偶像打投倒奶”的视频,让选秀节目陷入争议。那么,这样的行为违反了哪些法律?又带来怎样的不良风气?“倒奶”事件中的商家、平台、节目策划方应承担什么责任?“饭圈乱象”问题又如何整治?图源 | 法治天地频道《律师界》栏目李主任谈“饭圈乱象”问题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饭圈乱象亦随之滋生,有些乱象违背了法律法规、甚至是公序良俗,这并不利于国家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建设。因此,解决这一问题的途径已然上升到法律层面。01 法律依据: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于今年3月关于公开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视法(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中提到,主创人员若有违法违纪行为,可以对播映节目进行限制。由此可见,一部规范广播电视领域的法律正在形成。02 行业规则:行业协会中的职业道德规定、职业纪律规范,还有中国演出协会的《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办法》等等,对演艺人员、演艺机构都进行了详细的规范。03 有法可依 执法到位:李主任认为如今正是建章立制之时,这是有法可依、未来执法的基础。待明年广播电视法正式施行,在“法律规定+行业规则”的双重规范下,在到位的执法力度下,“饭圈乱象”问题会实现质的变化!结语:李向农主任现任上海市影视版权服务中心影视版权法律法务团队负责人、影视版权发展与研究智库专家等社会职务。多年来,李主任...
    2021 - 07 - 30
  • 7月28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并答记者提问。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杨万明、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锋、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民事处处长陈龙业出席发布会。杨万明副院长在发布会上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841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使用人脸识别技术处理个人信息相关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于今日正式对外发布。这部司法解释,是人民法院深入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维护自然人人格权益,保护人民群众“人脸”安全的重要规范性文件;是人民法院切实实施民法典,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强化个人信息司法保护,促进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有力司法举措。这部司法解释的颁布实施,对最高人民法院指导各级人民法院正确审理相关案件、统一裁判标准、维护法律统一正确实施、实现高质量司法,具有重要而现实的意义。发布会上,杨万明介绍了人民法院个人信息保护基本情况、《规定》的制定背景及其主要内容。一、人民法院个人信息保护基本情况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历来重视个人信息的司法保护工作。最高人民法院通过司法解释、典型案例、案件审判、加强对地方法院的审判指导等举措,对包括人脸信息在内的个人信息提供有力司法保护,严惩各种侵犯个人信息的违法犯罪行为。从民事审判工作来看,自《侵权责任法》将隐私权确认为一项独立的民事权利以来,全国各级人民法院审理了一大批隐私权等人格权纠纷案件。2010年7月1日侵权责任法实施以来至2020年12月31日,人格权纠纷案件共1144628件。2016年1月至2020年12月,隐私权纠纷案件共1678件。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对网络用户或者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公开他人隐私和...
    2021 - 07 - 29
  • 文 | 阮超律师  上海普世万联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引言:艺人作为公众人物,在享受这一身份带给他们的身份、财富、荣誉之外,也需要承担与之对应的公共监督,其言行举止都被置于放大镜乃至显微镜之下,其个人隐私的边界较之普通人而言更小,而艺人对诸如上述需忍耐、容忍,从而达成另一种意义上的“权利与义务相一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艺人的一举一动,相较之前,可能被更多的人群评头论足。自业界称之为“劣迹艺人封杀令”的《国家新闻出版广播电视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有关广播电视节目、影视剧和网络视听节目制作传播管理的通知》(新广电办发[2014]100号)以来,加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等业内组织纷纷出台行业规定对劣迹艺人予以联合抵制,主管行政机关与行业组织均希望引导艺人对自己的言行举止课以更高的道德标准。而作为艺人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的品牌代言,由于代言本身品牌与艺人互相成就的属性,艺人的风评不可避免地会被广大受众投射到品牌及其产品之上,反之亦然。故品牌方运用其相对的甲方优势地位,逐渐开始增加、规范与艺人签订的品牌代言合同中的“道德条款”,并已逐渐形成行业中的普遍做法。近日,某流量艺人再次吸引了几乎全部媒体与公众的注意,关于该艺人的负面报道使得与其订有代言等商务合同的品牌方纷纷公开表示与该艺人终止合作或解除合同。据笔者通过公开渠道不完全检索,未能查询到此类品牌方援引道德条款解约劣迹艺人所涉纠纷的生效判决。笔者仅就其中品牌方常见的法律实务问题予以分析,以期抛砖引玉。一、法定解除 vs 约定解除在道德条款尚未成为行业惯例之前,品牌方对于劣迹艺人可循法定解除与其终止合作。《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三条规定,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品牌方与艺人签订代言合同的合同目的不言而喻,自是希望借助艺人的良好形象、粉丝热度等为其品牌、产品、活动等造势宣传,艺人被曝...
    2021 - 07 - 23
Copyright ©2017-2022 P&W PARTNERS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